Masterclass · Mastermind

(Chinese version) A female protection project – RainLily 風雨蘭

希望我沒有人被我的帖文另到自己不斷打呵欠吧 ,但今天,我準備一個比較認真的議題 – 我想讓大家都學習要「保護女性」的概念,學習到大家都有一些刻板印像,而和往常一樣,我也會談談我自己。但在我開始之前,讓我說說我是如何來到一定去突然關心這個問題,不過我事先警告你,這篇帖文也是我另一漫長的文章LOL。其實我這個禮拜過得不太好,別太介意我的負面字語。

 

surprise-youre-always-on-a-job-interview-375x195

 

我要回溯到大約在6月/ 7月的時間。我的精神病開始得到更好的康復進展,我的精神病醫生就建議說,如果有興趣的話,讓自己去做一些志願工作吧。 6月至7月是我一個生活大改變的時期。那段時間我更熱衷於參與跳舞(如果你有興趣可看看我的Instagram上有跳舞的視頻),我也開始了我教英語的工作,去不同的慈善組織面試一個義工職位,然後第一次面試失敗了。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人們連做義工也需要被面試,其實沒有甚麼解釋的需要,因為如果你主修的科目是社會工作 – 你會想把你的簡歷填得好看,就像我也希望有一個機會,應該說是,我會想盡可能得到最多的機會去律師事務所工作,這就同樣適用於那些會介紹自己作為社會工作系的學生說明自己去參加義工面試的理由。

 

香港心理衛生協會沒碌取我,著名的青山醫院又已經忘記了我,枉我還通過了他們的培訓計劃。於是,我每個星期五就只有一份義工,我一直在幫助和替有精神疾病的孩子們開展小組活動,跟playgroup很像的,我可以到那邊也是多虧我朋友的介紹呢,我從她是在青山醫院的訓練日認識大家的。那些孩子們相對於來自比較弱勢的背景,他們的母親的經濟負荷沒有聽起來非常好,沒受過好良好的教育,而到大多是從內地來到香港的新來者。

 

發現我一般和孩子很都挺處得來,我也真的很喜歡我在那裡的時間,因為孩子們會教我開心。他們的感應力好大, 當時的我情緒非常起伏,同時,我在處於我意外地拋棄了的實戀問題的最壞階段,是他們另我的世界沒那麼壞的。這些孩子和我都是「瘋狂的」,我喜歡這個我們共同分享的特點。他們被診斷出有問題,像我有鬱躁症,而就他們來說,雖說我不知道實際名稱,但因為他們會很容易惱火,尖叫和哭,就像他們被綁架似的,他們還有其他精神問題,如ADHD和自閉症等。我和他們其實好相似,因為他們喜歡尖叫,躺在地板上,甚至滾動。也許,我和他們的唯一區別是,我只是會盡量不公開表現這些行為。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請度嫌棄我,父母懊惱我的情況,爸爸說,我做的行為,使他也要成為一個精神病人;我就一直知道,我不再是一個好人。

 

我真的想說的是,儘管我自己是不喜歡自己的,通過做義工去宣傳反對婦女性騷擾的項目,我恨自己少過以前了,發現我可以添加一些意義到我的生命,終於。我沒有成為一個女權主義者,像那些極端分子,比方說,你知道,你看到一些婦女在西方世界抗議,要求她們有權在公眾的裸體。至於我是如何參加了這個組織,是帶我在8月時因為看到她們的Facebook頁面上的廣告,就找上這個對「Anti-480」的組織。實際上「Anti-480」和「RainLily 風雨蘭」是姐妹組織。你可能聽說過「RainLily 風雨蘭」是,作為花以外,但也作為一個協會,幫助受到性騷擾或遭受其他更暴力的性行為而受傷的婦女。當我告訴我的媽媽我會在「RainLily 風雨蘭」才我回英國,她說她好像聽說過這個組織。在我看來,大多數人都聽說過這個組織,但他們實際上並不知道它真正做到了什麼。

 

基本上,作為一個小組的一部分,我是要去幫助或促進任何人,特別是婦女去認識的任何性罪行,可能不一定被列為法律罪行的也仍然是不合理。讓我們說,性笑話,碰女人肩膀的簡單觸摸,在我們的日常社交生活中發生的事情也算。我記得我參加了「RainLily 風雨蘭」的前幾次會議,我同意這個事實。即時我在倫敦的公共交通工具上被有中東背景的人(只是不說種族主義問題)三次騷擾,我不接受我堅持穿長褲,放棄我的裙子這樣的建議去避免騷擾或是成為解決方案,正如那些認識我的人,我是一個非常頑固的人。我覺得我想做一些好改變現狀一點點的事情。記得我在我的帖子「(英文版) A female protection project – RainLily 風雨蘭 」裏說過,一點幫助比什麼都沒有好嗎?

img4296481681

我與其他義工們討論瞭如何可將我們的信息,想法sell到普羅大眾,然後開始製定計劃,包括問街上的人對反性騷擾的看法。正如所料,人們通常不會對性騷擾有廣泛的定義; 他們不知道除了警察之外,受害者可以由「RainLily 風雨蘭」尋求幫助(嗯,老實說,我在加入Rain Lily之前也不知道)。

 

除了「Anti-480」辦公室的舒適環境,讓我可以擁抱一個蓬鬆鬆的羊娃娃,並喝咖啡(在那里的氣氛也挺輕鬆的),我喜歡觀察那份閃耀在其他義工上的特別的自信心,明明大家都只是女性。然而,我總是不能改變貶低自己的習慣,而他們有非常明確的目標,他們想要實現作為「RainLily 風雨蘭」的一部分,超越為了把CV弄得美美的目的,我知道是因為我與他們定期會面。當然,我不能說我個人非常熟悉他們,但至少我很佩服他們堅信著,作為一個香港女性是可能會遇到性侵,所有的這些風險,還有他們希望為廢除對婦女的刻板印像想作出貢獻。我記得最教我難忘的例子是看著一組被貼在辦公室牆上的照片。由於經過乳腺癌手術的女性的乳房會有一側被去除,monokini被引入到世界,而只有一個乳房的模特兒仍然可以在聚光燈下自信地拍照。這是我仰慕的女人的類型。我想成為一個可愛和樂於助人的人,我也想成長為一個女人,主張她相信的權利和自由,有信心去做她要做的,明白為什麼她拒絕許多對婦女的社會批評,不符合社會標準是有意義的。

 

所以我想和「Anti-480」的人聊天,因為他們有我自己缺乏的東西 – 自信。我仍然相信,我是一個完全失敗者,我接受別人的批評,我認為我渴望其他人積極評價,通過實現這些普遍接受的標準,這是一個艱難的,但一個女人所希望的。例如,我知道也許至少我需要處理我的烹飪技巧,所以我的女性朋友不能讓我的烹飪成笑話,沒有人會希望我作為一個妻子的樂趣。

 

我心裡有一種衝突:我知道我想成為一個可愛和討人愛的人,如世界所定義的那樣,當我不能做到這一點,我得到非常痛苦,但我也想成為一個有勇氣不符合社會規則女人。「RainLily 風雨蘭」不是一個完美的組織,但至少他們的人不只是為反對而反對社會標準,但說明了為甚麼女人不用多數服從小數, 不用完全和社會規則一樣的思想去做事。我得到了一個靈感想分享。比方說,我們可以減少警察的工作量和犯罪率,只要所有女性服裝像布爾卡一樣,這將是雙贏的; 受害者自己不會被指責穿了一個誘人的衣服,而會有較少的性犯罪,較少的perverts(對不起,我不會有一個更好的詞語使用),警方也被覺少工作了!)

 

也許你相信一個受害者應該對在她身上進行的性騷擾感到高興,因為這代表了對她的吸引力被確認,或者反之亦然,一個女人說自己是受害者,就是提出虛假的主張,因為她外貌不美好,誰要係侵犯她呀。如果這是你的信念,我不能保證「RainLily 風雨蘭」的其他人會對你做出甚麼評論和行為。 (我們都密切關注你呢…😂)

d067056256db4e4d90606fc7a9079e35

在聖誕節當日,我和幾個「RainLily 風雨蘭」的義工同事去一個清真寺做義工,我沒有意識到,我一直是多無知。那是我承諾會去,只是想,因為沒有男生或朋友在當天約我,那何樂而不為呢?也許我可以至少幫忙攜帶東西。那天我又學了一些新東西。我認為作為穆斯林信徒,清真寺裡的女人都不會願意聽「RainLily 風雨蘭」的講座,即使懂一些自我防禦技能,尤其在遇到一些變態的男襲擊者(ok,也有女襲擊者啦)就會特別有用。當我們到達那裡,穆斯林的女士們都非常歡迎,給我們一個舒適的氣氛,又給我們飲料,抬椅子給我們等等,這實際上讓我覺得自己有點無用和有點尷尬呢。

 

當「RainLily 風雨蘭」的工作人員開始說話時,有數行左在地上的穆斯林婦女實際上似乎都用心傾聽,並樂於配對去嘗試工作人員教她們的自我防衛技能。顯然,沒有人會反對我去推斷這意味著她們有有需要保護自己的想法,也許為自己,他們的男朋友或丈夫的緣故。不管原因是什麼,他們並不貶低自己女性的身份,而是想防範自己。我意識到這是我自己單方面認為在那裡的許多女性都不會想女性權利的問題。我記得清真寺裡的一個組織的女仕甚至走來我身邊,問我有關「RainLily 風雨蘭」這機構的細節,詢問我們的組織是如何幫助在香港的婦女的,她又應該如何用自己的語言解釋給其他穆斯林女士知道可以向我們得到服務。

 

我的教育程度需高於在香港同家庭傭工的穆斯林女士,但在我的思維裏,我甚至沒有資格從教育女性權利的幼稚園畢業。最後,當清真寺在四點鐘進入禱告的時間時,我們就離開了。我想感謝我的前度因為受不住,難以忍受我心理而離開了我,否則,我不會最終做到更多的志願工作,沒有辦法有到一天解開我自己的謎思,低估了女性如今的能力。

stokkete121200194

聖誕節後,我的情緒起伏並沒有消失。我的年齡的人,好多已經畢業了相當久一段時間,已經有幾年的工作經驗,收入遠遠超過我,也看起來比我聰明,漂亮/英俊。相比之下,我是一個失敗者,好像往常一樣。我看著自己:除了多年的不滿國外生活,浪費了一整年做一個病人,我還有做了什麼呢?

 

作為一個數學白痴,如果我只是大約,是的,大約,我估計在2016年,我只是為了調整自己的病況,我會花了至少超過$ 10,0000港元了。我浪費了這麼多錢,從需要我的父母飛到倫敦見證我瘋狂地哭泣在靠waterloo地鐵站的街道上,支付了三張機票護送我乘飛機回到香港,到去看精神科醫生,支付我的藥物費用,而因為我實際上比預期早了離開倫敦,但仍支付好多在倫敦我並不需要付的錢,例如,我的租金和許多生活費等。。。。。。一切都失去控制一樣,那麼多錢也被浪費了。為什麼我沒有設法避免自己生病,並節省了這筆錢,花在更值得的東西上呢?我曾經解釋過,我想如果只是通過我的Instagram,一個作為我起點的第方,我可保持到一些積極的態度,但也可以說,我在Ig上顯示的都只是謊言。真正的我經常頭痛金錢問題,也並沒Ig上看起來那麼高興。

00022

人們告訴我,我還年輕,我可以等待,將來才工作,我也會能夠收回所有那些我花了的錢,因為我還沒有去地獄,而今天還在呼吸著。作為一個堅持我要有禮待人的人,每一次當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我都會說,感謝這些善良的話。這樣的話只不過提醒了我,我是一個失敗者,我好像是比別人跑慢了,我不是一個富裕的家庭出身,卻浪費了那麼多不必要的錢。

 

作為一個瘋狂的人,情緒又除時波動,浪費她父母的錢,但通過做義工,我看到更好的我。我不知道,即使像我這樣的失敗者都可以幫助別人。我不知道。我會在2017年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還是成功入了墳墓,但即使我真的去了墳墓,至少我在2016年和可能在2017年做了一些小事情,對他人有用,那就已經好好了。

 

我感謝那些慈善組織接受了像我一樣的人,並讓我參與他們的工作,不過,我也沒有向他們透露,他們讓我加入的時候,我自己甚至不認為自己是可以工作的,當時,我仍然把自己看成是這個大世界裡的一塊垃圾。我欺騙了他們; 我沒有找一個揚聲器告訴他們,我仍然被我的鬱躁症纏繞。

 

我對自己又傷心,又生氣。這個星期我總是會想扔東西和尖叫,發現香港太擁擠,人無處不在。這個地方不能忍受了,但是,這沒有邏輯呀,因為香港每個人都必須接受這樣的生活,為什麼我不能呢?所以,我那有權利想在公眾中表達這樣的行為呢?我也不能這樣無恥。這就是為什麼我再一次認為,「RainLily 風雨蘭」的部分人,雖然已經知道我是精神病患者,但仍然沒有叫我離開組織,真的是好有接受挑戰的勇氣。

 

我的結論是,我通過義工活動為我的生活找到了一些意義。 因為即使像我一樣的人也可以做義工,我建議任何人都一可以嘗試為他/她喜歡的目標群體服務。 例如,大家都知道我較喜歡小孩子和女性的工作。

 

這個星期我情況不太好,我甚至不能參加一個考試,有一個零晨逃出家門去,最後,也只做到一個考試。如果我說我沒有覺得痛苦我就是騙你的,但至少,我想我仍然需要提醒大家,要做我的相反過更幸福的生活。

 

 

❤ Lal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